凤凰智库

过去,中国最大的汽车经销商走上了重组之路。它会是下一只有面值的退市股票吗?

视觉中国记者|赵洋阁记者|赵洋阁前最大的汽车经销商集团现在被其控股子公司1700万元的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它已经成为圣巨人(601258。股票价格一度跌破面值退市的红线。

不仅仅是1700万英镑的债务导致了ST巨大的资本链断裂。

科技的广阔未来会发生什么,它现在正走在重组的道路上?1700万人“不知所措”,许多人可能还没有从st。

2019年5月13日,*圣庞达收到北京冀东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冀东丰)的通知函。

冯季东在《通知函》中表示,由于该庞大集团无力偿还到期债务,已于2019年5月13日向法院申请重组,理由是该庞大集团无力偿还到期债务,明显资不抵债。

据悉,2017年5月4日,*ST Giant与冀东丰签订贷款合同,补充收购的营运资金,同意公司向冀东丰借款1700万元,为期一年。

同日,冀东丰根据合同向公司提供了上述贷款。

贷款到期后,由于资金不足,公司无法按期偿还上述贷款给冀东丰。

从那以后,冀东丰多次打电话给该公司并寄信催收,但是*圣巨人一直欠冀东丰1700万元。

2019年9月5日,*圣巨人收到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判决书》和《判决书》。法院裁定接受冯季东的公司重组申请,并任命圣巨人清算集团为巨人集团的经理。

由于法院裁定该公司接受重组,因此有因重组失败而破产的风险。一旦公司被宣告破产,公司股份将面临相关规定终止上市的风险。

因此,根据相关规定,将于2019年9月9日对上市公司的股票进行退市风险预警,并将股票简称改为“*ST巨”。

然而,界面新闻记者透过他的眼睛看到,这个季东峰实际上是他自己的人。

据悉,冀东丰公司成立于1994年6月13日,注册资本为3328.2万元。其法定代表人是张淑娟。有两个股东,其中东航持有99%的股份。

换句话说,冀东丰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99%的子公司。

来源:田燕查曾是中国最大的汽车经销商集团,但现在却被控股子公司1700万英镑的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这真令人失望。

这个问题在2017年爆发,当时科技是巨大的。起初,这是“一帆风顺的”。其市值一度超过600亿元。转折点发生在2017年。

2017年4月28日,*圣庞达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

2018年5月16日,*ST庞达及关联方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通知。中国证监会对盛大、庞庆华、吴成和刘忠颖实施了一系列行政处罚。涉及的违法事实包括“庞庆华、庞达未如实披露权益变动情况”、“庞达未按要求披露关联交易”、“庞达未披露涉嫌犯罪并被司法机关调查”。

最后,中国证监会警告庞庆华,并处以90万元罚款。同时,对大型群体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吴成被警告,罚款30万元。刘忠颖被警告并罚款15万元。

2018年7月,*圣庞达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

在监管部门的干预下,ST的一系列巨大问题逐渐暴露出来。

其融资信用也受到影响。

在2017年度报告*中,圣庞达提到“2017年是公司发展历史上最艰难的一年。中国证监会调查的事件给公司的经营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负面影响,尤其是融资困难和资金紧张制约了公司的正常经营。”受中国证监会调查事件的影响,报告期内融资成本和财务费用的增加影响了公司2017年的业绩”。

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这一困境尚未得到改善。“由于2018年资金短缺,公司融资金额减少,融资成本增加,财务成本增加。

据定期报道,2018年东航的营业收入高达420.34亿元,但亏损高达61.55亿元。

2019年上半年,亏损依然很大,营业收入102.56亿元,净利润-11.99亿元。

*圣庞达表示,2019年上半年,该业务的负面影响继续发酵,增加了2018年整体资本环境紧张等因素。公司的融资困难和资金紧张没有得到缓解,这反过来又严重影响和制约了公司的正常经营。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和福利逐年下降。

面对困难,公司一方面向金融机构如实说明情况,获得理解和支持;另一方面,它还通过裁员、提高效率、处置资产等手段降低成本和筹集资金,尽最大努力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

公共信息显示*ST是一家专业从事汽车分销、维修和保养的大型公司,属于汽车分销行业。

从信息披露来看,科技企业面临的巨大问题包括行政处罚、融资困难、管理不善等一系列问题。

如高管层的震荡,董事王玉、孙志新、贺立新、陈希光、贺静云纷纷辞职,就连董事长庞庆华,也在6月份因个人原因辞职。如高层管理人员的震惊,董事王宇、孙志新、何立新、陈喜光和何晶云相继辞职。就连庞庆华董事长也在6月因个人原因辞职。

股东股权质押违约减少,而王宇、吴成等。都是在抵押违约的情况下被处理掉的。

债务违约和诉讼,除了1700万元以上,公司的子公司积累了大量其他诉讼,8月31日公告披露金额为4.58亿元;此外,8月31日,该公司还披露了一些逾期债务。

资料来源:资本链问题爆发后,《重组之路公告》*圣巨擘也自救了。

2018年5月,*圣巨人宣布转让其五个子公司100%的股份,交易金额为12.53亿元。今年8月,该公司还宣布转让其9家子公司的100%股权,拟议转让价格为10.93亿元人民币。此外,该公司曾用募集到的存款永久补充营运资金,涉及金额约1.2亿元人民币。

记者在界面上发现,截至2016年底,*ST有1066家网上商店,截至2017年底有1035家,但这一数字到2018年底急剧下降到806家。

然而,处置这些资产为时已晚,无法挽救公司的巨大金融危机。

此外,*科技还将寄希望于其拥有的大量土地资源。

ST庞达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表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无形资产为42.44亿元,主要是土地使用权。

该公司的营业网点主要建在自己的土地上。虽然会在短时间内造成资本积累负担和费用增加,从财务报表来看会对公司的业绩产生一定的影响,但随着土地的升值,公司的实际资产价值迅速增加,大大提高了公司的经营安全性,增强了公司抵御风险的能力。

然而,该公司也于2019年9月27日收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的“关于巨人汽车贸易集团有限公司2019年半年度报告的事后调查函”

询证函要求公司结合公司发展战略、相关土地使用权的主要分布区域、土地产权限制、当地地价市场、产业政策等,对上述土地使用权的可实现性和未来升值空进行说明。,并充分提醒相关风险。

“目前,*圣巨人已经进入重组时期。

*重组期间,圣巨人采用经理管理财产和业务的模式。

经理已经于2019年9月10日开始接管公司的财产和业务。

据了解,根据《企业破产法》的规定,管理人已向法院提出继续经营的申请。

经反复研究和协商,经理决定深圳申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商控股)、深圳魏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魏源资产)和深圳国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运)的联合体为本次大规模重组的预期投资方。

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与其他股东同意转让其持有的所有大集团股份,重组投资者将有条件转让这些股份。

此事将成为署长未来重组计划草案的一部分。

根据2019年9月13日的披露,经理将进一步与上述潜在投资者协商,并根据债权申报、资产评估等情况全面制定重组方案草案。并结合与债权人和其他投资者的沟通,在法定期限内提交债权人会议和投资者小组会议表决。

最新消息是,2019年9月18日,经理收到申商控股、魏源资产和国运联合发布的《关于增加大型汽车贸易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计划的通知》。该经理打算投资者在公告发布之日起90天内增加其对该庞大集团的持股。计划是增加股权不少于3亿元,不超过4亿元。但是,增加后公司持有的股份累计总数不超过公司股本总额的4.99%。增加计划没有价格范围。

据了解,申尚控股成立于2011年7月21日,注册资本为10.22亿元。其法定代表人是张思敏。股东名单上有许多上市公司。魏源资产成立于2014年4月17日,注册资本1亿元。国家运力于2016年8月4日建成,注册资本1亿元。

来源:公告来源:公告来源:1元红线上的顽疾暴露后,*ST的巨幅股价也从2017年4月开始一路下跌,最近跌破1元面值退市红线。

从盘面看,目前,*ST的巨额股价仍徘徊在1元左右。

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第14.3.1条第1款第5项,如果公司股票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连续20个交易日(不包括公司股票停牌日)的日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公司股票有被停牌的风险。

在这种情况下,这也意味着如果重组要顺利进行,*ST的庞大规模必须首先确保1元面值的退市红线不被打破。

来源:9月9日被蒙上头罩后,*ST的巨额股价暴跌,一系列“一字限制”从接近1.3元跌至低于1元面值,9月18日达到最低0.93元,大大降低了37万股东的市值,同时打破了面值退市的红线。

也是在这个重要时刻,上述有意投资者申商控股、魏源资产和国家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出增持通知,刺激股价一举回升。经过几次提价后,股价涨到了1元,目前为1.19元。

回顾东航庞大的股东名单,截至2019年6月底,中国证券金融有限公司和中国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仍分别持有1.35亿股和6917.39亿股,成为东航的第二大股东和第九大股东。

资料来源:37万多名股东正在等待对天朝科技的巨大未来如何、资本问题能否得到解决、运营能否产生血液、重组是否顺利以及股价能否稳定在1元以上等问题的答案。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