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智库

五矿信托王涛:“信托行业转型:从资产管理到财富管理”

目前,随着中国进入质量提升和效率提升的新时代,金融机构快速扩张的基础在过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信托业的发展又一次走到了历史的十字路口,转型改革的压力越来越大。

改革创新的不断实施是信托公司发展的生命力之源。随着我国重大社会矛盾的转变,我相信以家族信托为代表的财富管理业务将成为信托行业协调国民经济结构调整、战略转型和未来深度培育的利器。

信托业继续向金融体系注入创新。经过40年的发展,信托业在资产管理规模上已经成为仅次于商业银行的第二大金融子行业。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行业管理规模达到22.54万亿元。

然而,非主动管理规模的控制和压缩使得整个行业面临方向性的选择。

信托业将站在新的历史坐标上,充分发挥制度优势,在转型发展中实现自我完善。

与实体经济紧密结合不仅是信托业的发展基础,也是信托业的创新动力。

信托公司作为一种资产管理机构,无论是在财产来源、交易结构设计、服务领域,还是在股权、债权和交易管理方面,都具有支持实体经济的天然优势。

近年来,信托业以服务实体经济为根本宗旨,服务范围不断扩大。

例如,通过资产证券化,可以帮助企业转移现有的债权或收益权资产,实现现有资产的实现,从而拓宽融资渠道,改善企业的资产负债结构。通过加大对新兴产业的投资和研究力度,开发股权融资产品,依托独特的制度优势和金融工具的灵活运用,资金将按照产业政策导向全面分配给新经济企业;充分发挥其在实体经济投资中的专业优势,通过债转股推动企业兼并重组,支持经济结构优化升级。通过积极参与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我们将为二级市场投资、妈妈/FOF、私募、并购、私人债务等风险偏好不同的客户提供多元化定制的金融服务。通过加强对金融机构、国际市场和主要资产的研究和判断能力,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积极发展国际业务,拓展海外财务管理。

总体而言,主动寻求变革已成为信托公司创新发展的主要基调。

信托公司凭借自身的禀赋,在许多领域积极开展创新实践,形成了富有成效的创新产品。

例如,中信信托最近成立了第一家“信托部”消费金融公司。建新信托成功筹集了三期“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创新基金”;外贸信托打造数据联盟,依托“一联盟三平台”着力发展小微金融服务;云南信托建立“运城万里”系列供应链金融产品和服务;华润信托发行以阳光私募为投资目标的TOF系列产品。

五矿信托推出的F+EPC基础设施业务创新模式为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一套“资本+建设”解决方案,也赢得了市场的广泛赞誉。

此外,五矿信托还在国内银行间市场供应链中登陆了首个ABN应付账款项目,积极响应国家在实体经济发展、民生改善等新兴领域开放核心客户的号召。普惠金融业务规模超过1000亿元,创新业务规模接近2000亿元,是去年同期的8.66倍。

财富管理正成为信任创新和变革的新方向。40年的改革开放实践证明,中国的经济和金融发展可以通过改革开放得到加强。

作为现代金融业发展实验领域创新的“先锋”,信托业未来转型必须更积极、更坚定地拥抱改革开放,坚持回归原始业务的“最初之心”,增强对实体经济的专业服务能力,推进供给侧改革,从而赢得更广阔的发展空。

随着泛资管时代的到来,资产管理业务成为信托行业服务现代金融体系建设的主要手段。随着大规模资本管理时代的到来,资产管理已经成为信托业服务于现代金融体系建设的主要手段。

与此同时,随着人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显著提高,高净值和超高净值客户群实现了跨越式增长,理财业务正成为信任创新和转型的新方向。

2019年,肇星银行和贝恩资本(Bain Capital)联合发布的《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2018年底可投资资产超过1000万元的高净值中国人数量达到197万人,2016年至2018年复合年增长率为12%。共持有可投资资产61万亿元。

2018年,央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外汇局联合发布《资产管理新条例》,将重塑信托公司的业务结构和业务模式,进一步推动信托公司回归财富管理等原有业务。

基于对市场需求变化的分析,业界基本达成共识,信托业未来的发展趋势将集中在四个方面:私人投资银行、财富管理、资产管理和委托服务。

在这一时代背景下,随着资产管理行业合格投资者教育的不断推进,未来理财业务将承担起信托公司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更重要责任。

与通常从资产方面发起的资产管理业务不同,财富管理业务从投资者自身的角度出发,通过创新思维探索高净值人士的多样化和定制化需求,从而引领金融产品和服务的创新。

以家庭信托为例,五矿信托家庭办公室成立的首个单一、可持续的家庭信托,满足了客户隔离婚姻风险、大额资金控制、财富代际传承、慈善捐赠等综合需求。通过灵活设置受益权的继承规则和合理安排信托当事人的权利义务。

正是因为家族信托业务继续在家族继承和治理、家族精神塑造、资产配置和投资组合等方面提供创新服务。自2012年以来,中国家族信托业务从零开始,发展迅速,至今规模已达1000亿元。

然而,与61万亿元的市场容量相比,这只是冰山一角。

信托理财业务的发展有赖于信托公司的不断探索和实践以及监管层的顶层设计。

目前,在产权归属、产权登记、税收筹划、风险隔离、股份制企业上市等方面,制度建设仍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

家庭信任已经成为信任促进经济转型的重要起点。早在2014年,银监会发布的《信托公司风险监管指导意见》就明确提出,“探索家族理财,为客户定制资产管理方案”是信托行业的原创业务之一,也是信托行业鼓励的转型方向。

2017年,在监管层反复强调“脱假为真,服务实体经济”的背景下,信托业回归原点已成为大势所趋。

2018年8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关于在资产管理业务转型时期加强信托监管的通知》,不仅首次对家族信托给出了“官方定义”,还详细阐述了这一子业务领域。

2018年底,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信托监督管理部新任主任赖秀富首次发表公开声明,题为“充分发挥信托制度优势,帮助家族财富管理实现稳步发展”。

赖秀富指出,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显著提高,一些家庭财富高净值个人的管理需求日益增加。

充分利用信托制度服务于家族财富的管理需要,是新时期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现实需要。

监管机构之所以如此重视家族信托业务,是因为家族信托业务对于保持中国人民的财富、支持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具有重要意义。

随着中国经济向高质量发展的转变,传统的间接融资模式越来越难以满足新产业、新形式、新模式发展的要求,对中国经济走向公平时代的呼声越来越高。

家族信托的主要资金来源是在传统产业中成功建立的产业资本。与追求短期利益的传统信贷基金相比,这种资本对股权投资具有天然亲和力,更有利于推动中国经济进入股权时代。与传统的间接信贷融资相比,直接融资模式更受企业主青睐。

这不仅是传统产业产业资本转型升级的要求,也是实现稳定家族传承的根本目标。

家族信托从客户的财富管理需求出发,通过多元化的资产配置方案,不仅实现了超高净值客户的财富继承目标,也为他们提供了全方位的资产管理解决方案。

一方面,这种解决方案可以缓解超高净值客户面临进一步转型升级的担忧,使他们的财富能够稳定地传递给下一代。另一方面,它也为大量的超高净值客户提供了更多的投资和融资机会,这些机会很难从他们最初的视野中触及。客户可以通过信托公司等专业资产管理机构为他们设计清晰的转型和发展思路,以避免在勘探中付出过高的成本。

换句话说,家族信托有助于将传统产业积累的储蓄资本分配给正在转型升级的新兴产业。在实现传统产业经营者家族财富传承的同时,也通过专业化的资产配置方案为传统产业资本的同步升级提供了新的选择。

适应行业发展的大方向。

2018年,五矿信托基于长期发展积累的客户群,正式成立了家族办公室。通过科学使用信托和法律框架等金融工具,五矿信托将帮助客户实现从个人到家庭的长期发展和治理目标。

有人说信托业的发展是十年的循环。

随着国民收入的不断增长和财富的积累,对国有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需求的不断增长将成为信托业转型发展的巨大推动力。

遵循中央政府金融企业“回归原点”的目标,以创造国家和人民更美好未来为初衷,以家庭信托为代表的理财业务也将成为信托业转型发展的新方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