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网

当自由民主党输掉“最大的政治决定性战役”时,安倍政权是否敲响了警钟?

7月2日,日本东京举行议会选举投票。

自由民主党在这场被称为“2017年最大的政治决定性战役”的选举中惨败。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由现任东京州长小池百合子领导的地区政党“人民第一委员会”赢得了巨大的胜利。

一些分析师认为,自由民主党在首都的失败,在安倍推动修宪和延长政治寿命的关键阶段,敲响了安倍政权的警钟,这可能对日本未来的政治产生重大影响。

东京大都会议会(Tokyo Metropolitan Assembly)的选举结果显示,高知地区政党“全民第一委员会”提名的50名候选人为49名,取代自由民主党成为本届大都会议会中最大的政党。加上公明党和其他支持科奇大都会政府的政党赢得的30个席位,科奇的权力最终赢得了79个席位,远远超过了一半以上保证的64个席位。

另一方面,自由民主党已大幅削减原来的57席至23席。它遭受了历史性的失败,基本上失去了对未来政府的影响力。

大势已定后,小池在2日晚面带笑容地告诉媒体,他很高兴自己从人民的角度取得的成就得到了人民的认可。

然而,自由民主党大都会议会的选举总部情绪低落。领导选举的自民党东京支部联合会主席西村广布美(Hirobumi Nishimura)严厉地说:“结果比预期的更严重,他感到深深的责任。

“由于东京在日本具有特殊的政治地位,大都会议会选举一直被视为日本政治的风向标。

在这次选举中占有优势往往会为议会选举奠定坚实的基础。

因此,这次选举被视为日本“2017年最大的政治决定性战役”。

此次东京议会选举的投票率高达51.27%,比上一次高出近8个百分点,表明东京选民对此次选举高度关注。

安倍的游说变成了“毒药”?事实上,早在大选前,一些日本媒体就已经感受到自由民主党的“逆风”——自由民主党在大选前频繁曝光负面消息,包括森友学院和嘉治学院涉及安倍的事件、一名女议员殴打和责骂秘书,以及国防部长稻田朋美的口误。

此外,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ic Party)迫使有争议的“阴谋犯罪”法案在议会获得通过,使得选举更加糟糕。

作为党的领袖,安倍1日出现在秋叶原车站前,亲自提拔自由民主党候选人。

秋叶原被自民党视为“幸运之地”,因为安倍领导自民党在2012年赢得下议院选举,并重新获得执政党的地位。秋叶原是在四次主要的全国政治选举中停止拉票的地方。

然而,这一次,一群反对者聚集在自由民主党的竞选现场,拔出“安倍下台”的旗帜,举着“粉碎极右政权”、“捍卫宪法”、“废除阴谋法”等标语牌。

安倍演讲期间,他们高呼“下台”和“回去”等口号。

一些日本舆论评论称,东京议会的选举结果刚刚证明安倍的拉票对自民党的选举产生了负面影响。安倍现在是自由民主党选举的“毒药”,而不是“良药”。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森友学院丑闻的主要当事人,前森友学院院长凯奇·泰典也来到了现场。安倍回避的“老朋友”,追求“报答”安倍夫妇,一度抢走了安倍的风头。

选举结果或其对日本政治未来趋势的影响一些分析师认为,在日本今年没有全国大选的情况下,东京议会选举作为最重要的地方选举,可能会对日本未来的政治产生重大影响。

小池去年当选东京市长后,他打着改革的旗号,为筑地市场的搬迁和东京奥运会资金的削减赢得了公众的高度支持。

在这次东京议会选举中,就连自由民主党的执政伙伴公明党也公开宣布与高知合作。

高知领导的政党取得的巨大胜利引发了人们对高知竞选日本首相职位的猜测。

另一方面,安倍目前正处于推进宪法修正案和延长政治寿命的关键阶段,东京议会选举的失败无疑将影响安倍政权的寿命延长。

执政伙伴公明党明确拒绝与自由民主党联手,这极大地羞辱了安倍,加深了公明党执政联盟与自由民主党之间的裂痕。

自由民主党已经失去了东京议会中最大政党的地位,安倍正面临自由民主党内部的指责和攻击。该党长期受到压制的反对派可能会借此机会挑战安倍。

路透社称,“东京选举给日本首相带来麻烦”,表面上看,东京选举是对高知的公投,但如果自民党表现不佳,将显示选民对安倍政府的谴责。

自安倍2012年上任以来,自由民主党赢得了众议院和参议院等重要选举,从而创造了安倍的“选举神话”,并为日本政坛的“一个强大的安倍”奠定了基础。

然而,在长期执政期间,安倍政权在重要政策、政府运作、议会措施、人事任命等方面变得越来越专制,并有自行任命人员和远离公众舆论的倾向。

这次选举的结果恰恰反映了公众舆论的反弹。

2009年,自由民主党在东京议会选举中仅赢得38个席位,并在当年的下一次选举中落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