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新闻

月夜的秦淮河

黄昏时分到达南京,我们立即乘地铁去夫子庙欣赏秦淮河浪漫的夜景。

在孔庙的这个时候,当灯亮着的时候,秦淮河两岸熙熙攘攘繁荣的商店、游客和人力车汇聚成一幅独特的江南景象。

秦淮河边的“江南贡院”早已闻名遐迩,今天可以近距离看到。

回想当年,有多少文人在这里游荡,参加了这里的科举考试,然后踏上了人生的旅途,演绎出他们各自的传奇。

秦淮河初冬的时候,河水有点昏暗和阴沉。如果霓虹灯不亮,又怎么会出现一层又一层细小又柔软的波浪呢?曾经繁华的浪漫早已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就像转瞬即逝的波浪,凝聚成秦淮河最神秘最浓郁的色调。

夜晚越来越暗,月亮悄悄地升起,散发出梦幻般的光芒。

在这条河里,只有原来的船上挤满了游客。波浪减缓,涟漪打开,就像一个动态的五行乐谱。

月亮在闪烁,树在摇摆。河两岸的白色墙壁和瓷砖,串珠窗帘和刺绣建筑都映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不清楚他们是人类还是仙境。

在文德桥的观景台上,游客络绎不绝,纷纷拿出手机和相机拍照。

月亮在漂浮,水载着船。小船随着桨的声音从远到近向秦淮河深处航行。

夜层层叠叠,像抒情咏叹调,在水中荡漾,如此弥漫。

如此月夜,如此飘带,如此朦胧的意境,让人感觉更亲切,思考更多。

这是我第一次去秦淮河,我感觉似曾相识。

南京作为著名的古都,一直是江南的风水宝地。

据说秦始皇南巡时,看到这里有一种“王者精神”,就下令挖秦淮河切断它的脉搏,让秦朝代代相传。

尽管如此,南京仍是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南唐和明朝的都城,这可能是始皇帝意想不到的。

三国时期,孙权建都南京,公元280年被晋武帝司马燕灭。

唐代诗人刘禹锡在《西堡山旧情》中感受到了这一历史事实,不禁感慨道:“王睿在宜州下造了一艘船,皇鬼在南京日渐憔悴。

“从那以后,“金陵之王”真的枯萎消失了吗?南唐时,亡国之王李煜流着悔恨和泪水表达了衷心的祝愿:“昨晚小楼又东移,故国不忍回首明月。”“落花流水去了春天,天地去了人间。” “一旦被列为大臣的俘虏,沈潘瑶的庙宇就会被磨损。”

然而,当李灿·余的国家被摧毁,他的家庭沦为囚犯时,他怎么会有抵抗犹太复国主义的想法呢?他所能做的就是在长句和短句之间隐藏他的悲伤和屈辱。

事实上,一个朝代的更迭和一个国家的灭亡大多与统治者的不正当行为、敲诈勒索和人心涣散有关。它们与河流、山脉和山口无关。

阅读无尽的古今繁荣,无尽的人类故事。

十英里之外,秦淮被夜色渲染得如此深沉和模糊,温柔而温柔。

你的美丽在于你的精致,你优雅多彩的外表,以及你在波光粼粼的水中的包容。

昨天的花、雪和钱随风而去,被海浪冲走了。

这并不是你所拥有的全部,毕竟你是清晰明亮的。

秦淮河,我会再来,就像今晚月夜,听你悠扬的情歌,听你在船边的吻,听你迷人的传奇。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